央视《经济半小时》:碧桂园职教扶贫 有“职”不贫

广东是我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广东其实也是全国发展最不平衡的省份之一。在全省21个地市中,有近一半的地市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位于粤北韶关市的乳源瑶族自治县,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这里群山环绕,风景秀丽,却集“老、少、山、边、穷”为一体,是广东省扶贫开发重点县。在这里,一些高考成绩不太理想,家庭又贫困的学生,由于负担不起私立大学、三本院校的学费,往往选择辍学,直接外出打工。但没有技能,他们很难找到称心的工作,那么对于这样的孩子他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父亲患病 母亲外出打工 18岁的他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在广东省韶关市乳源县的一个不锈钢门工厂里,刚满18岁的马世云正在打暑期工,他要把一个个小螺丝钉拧进不锈钢防盗门里。刚刚高三毕业的马世云有着500多度的近视,这项作业对于他来说是个精细的体力活。为了对准每一个螺丝孔,他全神贯注,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已是满头大汗。


和工厂里其他老练的工人不同,稚嫩的马世云和这里的环境显得有些不搭调。他来到这儿,是为了在暑假里赚够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  

马世云的高考分数高出广东今年的专科线100多分。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他选择填报一所学费全免的大专院校。不过,在没拿到录取通知书以前,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依然每天打工。在工厂里,马世云干活总是很积极。给产品抛光、处理废铁渣、搬运60公斤重的钢瓶,为了挣出上大学的钱,什么脏活累活马世云都不嫌弃。工友们也很欣赏他这样自立自强的精神,时不时在工作中指点他。

今天是录取通知书寄来的日子。马世云提前下班,特意换下满是汗味的衣服,穿上一件干净的T恤衫。拿到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马世云一直悬在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这是他盼望已久的惊喜。



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是一所公益慈善教育性质的大专院校。三年读书期间,不仅学费全免,学校还会给予学生生活费上的补助。马世云告诉我们,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贫困大学生的帮扶力度,从国家助学金到学费减免,各种政策层出不穷。马世云高考前曾也想过报考其它大学,但算来算去,助学贷款的还款压力和四年的生活费对于来自建档立卡贫困家庭的他而言是一笔庞大的开销。上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不需要他花一分钱,三年学制毕业后,还能有一定程度的就业保障。

工程造价专业是碧桂园职业学院的王牌专业之一,2017年,在广东省内只招37个人。经过高考和面试两道难关,马世云才得以拿到手上这份沉甸甸的录取通知书。



马世云的家在乳源县城的一个城中村。很难想象,在城市楼宇间,还立着危房一样颤颤巍巍的几间小屋,蜗居着像马世云这样一家人。马世云一家五口人挤在一个租来的两居室土坯房,月租金150元。土坯房的墙面已经开裂、脱落,屋顶瓦片残缺不全。夏天,广东的雨季可以持续近半年,屋顶时常漏雨,马世云帮妈妈铺了一层厚厚的塑料布。而在冬天,四面透风的房间只能烧柴禾;没有洗澡的地方,就做一锅热水,直接在屋里洗。


马世云:家里面就全靠我妈妈一个人负担,我爸爸他是生病,已经失去劳动力,也需要药物来维持他的病情。

马世云家里只有母亲一个劳动力,每月收入不足1500元。妹妹读初一,弟弟小学三年级,父亲患帕金森综合征已有9年,早已丧失劳动能力。由于超生,一家人2016年年底才申请到低保和父亲的残疾补助,一个季度有3000多元入账,可对于一个每月单是医药费就要花去七八百元的家庭来说,只能艰难维持生活。

韶关市乳源县这个不起眼的深夜排挡,是马世云的妈妈赖细英做工的地方。作为店里的洗碗工,每天,赖细英都要忙到凌晨两三点。马世云母亲 赖细英:每天就上十二个多钟,要到晚上两点到三点这样的,下午四点钟去,每天都是这样子的。

街道上的繁华,和这个多年生活在城市边缘的女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每晚,她的眼前都只有高高叠起的锅碗瓢盆。这双黝黑瘦弱的手,泡在油腻的洗碗池里,一点点洗掉碗筷上的污垢,也一点点赚出了一家五口人的生活开支。作为母亲,赖细英最大的动力就是供三个孩子读书。她希望下一代用知识改变命运,过上更轻松的生活。



赖细英:我天天我跟都我儿子他们说,我说你们读书一定要努力,我没读到书,我说我很难过,我说你们一定要看书,学习好一点。妈妈不在家的夜晚,马世云就成了弟弟妹妹的监护人。今年9岁的弟弟对哥哥很依赖,要哥哥陪着才肯读书。在哥哥的榜样带动下,弟弟妹妹在学校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满墙的奖状是这个贫困家庭引以为傲的点缀。  

夜深了,马世云还要哄弟弟入睡。由于房顶蒙着一层塑料布,房间里闷热得像蒸笼。马世云常常满头大汗,辗转难眠。拿到录取通知书的这一夜,他又失眠了。  

因为马世云暑期要打工,母亲也要工作,家里没人照顾生活无法自理的父亲,父亲被送回了大桥镇马子头村的二伯家。

父亲是家里最重视教育的人,为了给儿子创造良好的求学机会,他将全家人带出农村,卖力赚钱,却不幸积劳成疾。马世云决定第二天回老家看望父亲,把自己被录取的消息告诉他。

一大早,马世云就跑遍了乳源县城的各大药房,给父亲买药。这种叫美多芭的药,售价七八十块钱,父亲一个月就能吃掉8、9盒。每次买药,马世云都要货比三家,哪怕为了省几块钱,也要找出售价最低的药店。

买完药,马世云来到乳源县汽车站,坐大巴回了40公里外的大桥镇。因为往返一次要20元车费,马世云一个月只能去看父亲两三次。

回到家,马世云告诉爸爸,他考上了碧桂园职业学院,已经被碧桂园职业学院工程造价专业录取了,九月份开学以后,可能不能每天照顾他了。说到这儿,马世云忍不住红了眼圈。



马世云:我会努力去学习的,你自己也要好好的,主要是你身体,你要是身体好了,我比什么都开心。马世云父亲 马华阳:我离不开儿子,心里不知怎么办,但是我又这个病,一点力都用不出来。听说儿子要去职业学院,马华阳的泪水涌了上来,说自己耽误了儿子。原来,从未迈进过大学校门的马华阳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子能考上个大学,彻底改变命运。但为了照顾自己,儿子在高中时成绩大幅滑落。马华阳的内心自责又煎熬。

马世云:高中那时候我要去读书,晚自习回来的时候有时挺晚了,回来的时候就十一点这样子,然后就睡觉,他睡一两个钟这样子,又感觉很不舒服,就感觉折腾来折腾去,然后很快天又亮了,然后早上起来又要给弟弟做早餐,然后再送他去学校,然后我再去上学。


懂事的马世云一边安慰父亲,一边向父亲解释,选择职业院校是为了更快更好地改善一家人的生活。马世云:三年之后我就能撑起这个家了,让你们过上比较快乐的生活,到时候在那里学了一技之长,有了工作,生活就有了经济来源,就不需要妈妈那么累也可以让你不要受那么多苦了。由于动手术治疗的费用高达20万元,马华阳患病9年无钱医治,到今天,四肢几乎已经不能动了。为此马华阳经常摔跤,几天前还在厕所摔得满脸是血。马世云仔细的给爸爸的伤口擦药。

擦完药,马世云搀着父亲出去透气,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像在十几年前嘤嘤学步时,父亲曾经用大手护着他一样。马世云家在村里的老宅,因年久失修,如今已经无法住人。二伯一家务农,家庭经济条件本身也不好,父亲在老家很难得到细致周全的照顾。马世云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在三年大学生涯结束后找到一份好工作,慢慢还清因给父亲治病欠下的9万多元债务,早日把父亲接回县城。



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工程造价系,应届毕业生的平均薪资达到了3735元,这几乎是母亲赖细英一个月工钱的三倍。这对马世云来说,是改变自己乃至家庭命运的唯一希望。

马世云:过完这几年应该我会比较好一点,我现在努力,到时候应该就会有回报吧,到时候可以学到一技之长,有技术的话,我能力比妈妈大,重担都要我挑,那些痛苦我都可以承担,只要我家里人不要那么受苦受累就行。

三年职业学校 月薪5100元 她每个月给父亲留2000元养老

拿到录取通知书,马世云很开心,又有些忐忑。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一种怎样的大学生活,也不知道这所大学能否给自己、以及自己的家庭带来多大的改变。今年夏天,马世云的学长学姐们成为广东碧桂园职业技术学院的第一届毕业生,他们开始走向各自的工作岗位。经过三年学习,他们是否学会了足够的本领能在未来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呢?



卓文珠是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2014级物业专业的学生,大学最后一年,她就开始在惠州市的一个14万人居住的大型社区实习,正式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干练、专业,自信和笃定是卓文珠现在的样子。但就在三年前,刚刚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卓文珠完全是另一番模样。


卓文珠六岁那年,母亲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作为长女,照顾一家人的生活成了年幼的她义不容辞的责任。每天带着弟弟妹妹上学,搭上灶台煮饭。父亲身体不好,务农和做杂工成了一四口人仅有的收入来源,人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

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首届毕业生卓文珠:在初中毕业之后,我爸爸要支付我的高中的费用,还要支付我妹妹的初中的费用,负担算是很繁重的,单靠他一个人,无奈之下我弟弟只好辍学了。



贫困接连打碎了弟弟妹妹的上学梦。卓文珠是家里成绩最好的小孩,父亲坚持将她供进了高中。通过读书改变命运,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成了卓文珠梦寐以求的人生轨迹。

卓文珠:文凭是个敲门砖,能力实践也很重要,但是你首先连人家门槛也迈不过去的话,你再怎么努力,还是进不到里面。然而,就在高三那年,全力备战高考的卓文珠遭遇了晴天霹雳。常年劳累,父亲的身体垮了,被查出肝硬化。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卓文珠不知该辍学,还是该继续追逐自己的大学梦。就算考上了大学,学费和生活费等一大笔开支,也让卓文珠望而却步。


知女莫若父。看到女儿的犹豫和踌躇,父亲默默地强撑着,开始每天外出打杂工。父亲的苦心,让卓文珠暗暗许诺一定要学有所成,让爸爸安心。也就是在这时,她得知广东还有专门招收出身贫苦学生的职业学校。这让高中毕业,正在为学费发愁的卓文珠看到了继续读书的希望2014年7月,经过考试,卓文珠顺利拿到录取通知书,成为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的一员。三年来,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共培养贫困学生累计超1019人。

卓文珠是这所学校的首届毕业生,作为见习管家,卓文珠负责一个单元772户业主,要时不时去业主家解决居住中存在的问题,记录业主对小区服务的建议。

卓文珠:我也看了一些人力的报告,现在大学生出来的工资,基本上是3000左右一点点,我们这边底薪2800,公司的绩效1500,加上区域的绩效800,全部拿到的话5100。



一出校门就拿到了5100元工资,对于这样的起点,卓文珠非常满意。

卓文珠:这是一个银行卡,是我们三姐弟为我老爸,存的一个养老基金,每个月会往里面存2000,很开心,觉得自己长大了,能够为家里做点事情,承担一份责任。现在,卓文珠每个月都能往家里汇钱,供父亲养老、治病。她告诉《经济半小时》的记者,这三年她最大的变化就是充满了自信心,学会了担当,还有坚强。

半小时观察:发展职业教育 实现精准扶贫

对于那些高考成绩不太理想,家庭又贫困的学生来说,职业教育可以说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近年来,广东省不断加大在职业教育培养方面的投入。截至2016年底,广东省共有独立设置的高等职业院校85所,在校学生规模72万人。其中59%的学生来自粤东西北贫困地区,实现了“招生一人脱贫一户”的目标。发展职业教育,不单能为贫困青少年提供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也能填补产业转型升级中对高端技能人才需求的空白。而社会力量的加入,更是对高等职业教育的一种有益补充。我们希望,这样的学校更多一些。


热门文章